隐形金融大鳄成长记: 潮汕财团10年布局超20家金融机构

腾讯证券 2018-09-09 10:06:07


[如果不算富德系、宝能系,包括TCL集团在内,这些隐形巨头们已经“渗透”的各类金融机构,至少已经超过20家。而在异乎寻常的低调背后,是这些巨头们不菲的收益。]


极具实力却又异常低调,姗姗来迟却能迅速生长,一群不露形迹的潮汕金融大鳄,已然生长成型。


在资本市场不断攻城略地,燃起的熊熊战火,一次次展示了富德系、宝能系等潮汕商帮的庞大金融帝国。然而,如同鳄鱼并不总是浮在水面,风平浪静的湖面之下,众多潮汕金融大鳄潜伏已久。


而《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调查后发现,经由发起设立、股权转让、增资扩股等种种途径,TCL集团李东生、立白集团陈凯旋、康美药业马兴田家族等多家来自潮汕,或具有潮汕背景的财团,正悄然间转换身份,从家电、日化、医药翘楚,变身为金融巨头。


这些隐形巨头们已经“渗透”的金融机构,详情无从得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不算富德系、宝能系,包括TCL集团在内,已入股的银行、保险、证券等各类金融机构,至少已经超过20家。而在异乎寻常的低调背后,是这些巨头们不菲的收益。


家电巨头的另一面

7月12日前后,编号为“601229”的上海银行股票代码,出现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官方网站上。这一消息甫经传出,立刻在市场引发一片沸腾。已经获得IPO批文,前有江苏银行进入发行的背景下,市场普遍认为,上海银行将在今年完成上市。


然而,从股票代码传出至今,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月,尽管并未开始发行,但上海银行的IPO之路,无疑又近了一程。在上市路上蹉跎近十年,上海银行在股权架构、资产质量等方面投入了大量精力。而随着上市临近,提前潜伏、入股只有一年多的TCL集团掌门人李东生等大鳄,显然赶上了一个好时候。


根据TCL集团2015年4月披露,其与上海银行签订协议,以16.57元/股的价格,认购2.01亿股后者定向增发的股份,共计耗资33.39亿元。增发完成后,TCL持有上海银行3.73%的股份,成为该行第六大股东,并享有一名上海银行董事会董事的提名权。当年7月,担任TCL董事、财务总监,TCL集团财务公司董事长等职务的黄旭斌,进入上海银行董事会。


纵横于家电江湖数十年,成长、成名于广东惠州,但鲜为人知的是,李东生其实有着潮汕人的基因。公开信息显示,李东生虽然出生于惠州,但其祖籍却在揭阳市揭西县,而揭阳正是潮汕三个地级市之一。


形同于大规模布局金融业的宝能系、星河集团等起家于房地产的潮汕巨商,李东生及其掌舵的TCL集团,虽然已经成为金融大鳄,但却并未引起太多注意。实际上,包括上海银行在内,TCL集团控股、计划参股的金融机构,已经多达10余家,涵盖银行、保险、金融租赁、消费金融、财务公司、股权基金等十个以上门类。


根据TCL集团2015年12月22日公告,该公司计划与上海银行等共同发起成立上银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5亿元,其中上海银行出资9亿元,TCL集团出资3亿元。今年5月,该公司再次公告,拟与恒生电子、众诚汽车保险等共同发起粤财信用保证保险公司,TCL集团出资1亿元,持股20%。


在此之前,TCL集团还参股了惠州农商行、湖北消费金融等多家金融机构。资料显示,惠州农商行注册资本12.4亿元,TCL集团出资7160万元,持股比例接近6%,为单一第二大股东。此外,该公司还持有湖北消费金融20%股份。


不仅如此,公开信息显示,2015年以来,以TCL集团、其全资子公司新疆TCL股权投资有限公司等为主体,TCL集团还参与发起了四只有限合伙并购基金。此外,该公司还在2015年成立了金融控股集团,拥有财务、保理、小贷、支付、互联网金融等多个业务平台。


隐形金融大鳄

对潮汕商帮来说,金融业的杠杆魅力,无疑有着不可阻挡的吸引力。作为内地进入金融业的鼻祖,富德系张峻的发家史值得一书,随着发家的制造业、医药、房地产等主业的壮大,大量潮汕商人开始极力向金融领域渗透。《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调查发现,即便不算富德系、宝能系、腾讯控股、星河集团等财团,潮汕籍布局的各类金融机构,目前至少也已超过20家。


虽然实力尚不能与富德系、宝能系等相比,但类似于李东生,以金融为转型方向,并渐成气候,甚至成隐形金融大鳄的例子却并不鲜见。在这个群体中,康美药业实际控制人马兴田、立白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立白集团”)陈凯旋家族、中恒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恒泰”)董事长陈少鞍等无不如此。


若非混迹于金融业,提起陈少鞍的名字可能无人知晓。但实际上,广东普宁人陈少鞍,以担保业、小贷公司起步,如今的金融版图已经延伸到银行、保险、股权投资等多个领域。乐山商业银行2015年年报显示,中恒泰持有该行1.04亿股,成为持股5.72%的大股东。


去年11月,上市公司四川金顶(600678.SH)曾公告称,将所持乐山商业银行579万股转让给中恒泰。转让完成后,中恒泰将持有该银行6%以上的股份。而此前就有曾任职于中恒泰的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该公司早就持有乐山商业银行股份,双方还进行了不少业务合作。


早已成为行业翘楚的陈凯旋,除了在行业里,他也是一个抛头露面不多的人。同样来自广东普宁、异常低调的陈凯旋,却是一个不可小觑的人物——国内日化用品龙头立白集团正是由其一手创办、控制。根据媒体此前报道,2013年前后,立白集团销售额就已达到160亿元,却至今坚持不上市。


立白集团没有上市,并未妨碍陈凯旋布局金融。在该公司网站上甚至只字未提金融业务。《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通过天眼查调查发现,立白集团在金融业早已涉足银行、证券等多个领域。根据中原证券2015年年报披露,立白集团关联方立白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其2000万股,持股比例0.62%,位列前十大股东。


此外,立白集团还是广州从化柳银村镇银行主要股东。工商资料显示,该行注册资本1.5亿元,立白集团出资1500万元,持股10%,为并列第三大股东,陈凯旋本人还出任该行董事职务。


鲜为人知的是,立白集团也曾是前海人寿的发起股东之一。2012年,前海人寿成立时,立白集团持有其16.5%的股份,该公司高管陈展生、陈凯旋本人都先后担任过前海人寿董事。但在2013年、2015年,立白集团分两次将所持前海人寿股权全部转让。


金融实力虽未如TCL集团雄厚,但马兴田及其康美药业,亦已在金融领域潜行多年,称其为隐形金融大鳄绝不为过。资料显示,马兴田是广东普宁人,其投资的金融机构主要包括广发证券、广发基金。


根据公开信息,康美药业进入广发基金,最早是在2007年6月。目前,广发基金注册资本为1.268亿元。其中,康美药业初始出资额为7656万元,持股数量为1200万股,持股比例则为9.458%。


马兴田家族对广发证券的投资,比广发基金更早。广发证券年报信息显示,其前十大股东中,有一家名为信宏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信宏实业”)的企业。信宏实业成立于2005年,注册资本1.5亿元,为许冬谨一人出资的自然人独资公司,而许冬谨出任康美药业副董事长兼副总经理,同时也是马兴田之妻。


早在2005年,信宏实业就已进入广发证券。借壳之初的2010年,信宏实业持有广发证券2.91%的股份。2012年,广发证券以资本公积每10股转增10股后,信宏实业持股比例下降至2.47%。截至2015年底,信宏实业持股数量未变,但持股比例降至1.91%。


与此同时,马兴田、许冬谨的另一关联方揭阳市信宏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信宏资产”)的身影,也在广发证券出现过。信宏资产由温少生、信宏实业各出资1万元,中江信托(原江西国际信托)出资18亿元成立。2012年年报显示,信宏资产持有广发证券1.33亿股,持股比例为2.26%,当时信宏实业与信宏资产两者合计持股比例为4.73%。


此外,康美药业还发起成立了普宁汇金小贷公司、康美支付、普宁市金信典当行三家4类金融企业,注册资本分别为1亿元、3000万元、1000万元,康美药业直接持股20%、100%、75%。


而参股证券公司、基金,已不能满足马兴田、康美药业的“野心”。2015年11月,康美药业公告称,将与普邦园林、蓝盾股份等六家公司,共同在青海西宁发起成立康美健康保险公司,其中康美药业出资1亿元,持股20%。此前的2015年9月,其还宣布,与人保资本在青海成立金融租赁公司,注册资本5亿~10亿元。通过参股的深圳同心基金,康美药业还成为刚刚获准筹建的爱心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爱心人寿”)股东。白手起家、苦心经营之后,潮汕商帮中不少企业,待到向金融领域渗透之际,留给它们的空间已然不多。获得银行、证券公司、信托公司等稀缺牌照,已经极为困难。如此一来,保险、股权投资,便成为潮汕商人进入金融业的最佳途径。


《第一财经日报》查阅资料发现,陈凯旋、马兴田等人及其家族成员,都参与了一些私募投资,设立了数量不少的私募股权基金。截至2015年底,TCL集团下属创投公司管理的基金规模25.1亿元,累计投资项目65个,2015年完成投资项目15个,并持有百勤油服、鼎立股份、胜宏科技、创意信息等五家上市公司股份,另有七个项目在新三板挂牌。


多种渠道渗透

无论是银行、信托,还是证券公司,近年来几乎没有新的机构获批成立,囿于这一现实,潮汕商帮进入金融业的步伐,受到了极大的制约。


相对容易获批的保险公司、基金公司,为潮汕商帮进入金融业打开了一扇大门。8月9日,上市公司皇庭国际(000056.SZ)披露,其为第一大股东的爱心人寿获批筹建,而皇庭国际同样也是同心基金股东。此前的7月19日,皇庭国际披露,子公司已计划在汕头发起筹建华侨人寿。


在银行业、金融租赁等领域,改制成立、新设等途径也并非完全关上了大门。如TCL集团参股的惠州农商行、湖北消费金融等多家金融机构,均是通过新发起设立、改制进入。资料显示,广州从化柳银村镇银行成立于2012年5月,而立白集团当年便已入股该行。


尽管如此,已经具备规模的大型金融机构并不多,在此情况下,股权转让、增资等途径,则成为潮汕商帮进入银行、证券公司、信托等机构的捷径,康美药业入股广发证券即是如此。


公开信息显示,TCL集团入股上海银行、中恒泰入股乐山商业银行,就是通过股权转让才得以实现。年报信息显示,2015年,中恒泰所持乐山商业银行股份来自该行原股东成都鑫牛线缆有限公司转让。


康美药业进入广发证券也是通过这一路径。《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查阅广发证券借壳上市的披露资料,由于持股比例较少,该公司并未说明信宏实业所持股份从何而来。而根据广东省高级法院2008年的一份判决书,信宏实业所持广发证券股份是2006年从深圳吉富创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深圳吉富”)手中受让而来。


根据媒体报道,2006年,广发证券准备上市时,其员工持股成为主要障碍,深圳吉富必须将所持12.55%股份转让出去。最终,包括信宏实业在内的四家公司,受让了这部分股权,其中信宏实业受让3.1%,对应的股份数为6200万股。


根据广发证券2010年年报,此时信宏实业持股数量,已经增加为7296万股,2012年送股之后,其持股数量则上升到1.45亿股。


信宏资产此前所持广发证券股份,则是通过参与配股获得。公告信息显示,2011年,广发证券增发,信宏资产获配6680万股。2012年之后,持股数量增加到1.33亿股,一度位列广发证券前十大股东。


获取超额收益

大踏步布局金融业,一个个隐形金融大鳄渐渐成型之时,潮汕商帮的投资目的也开始出现分野。


包括宝能系、TCL集团、星河集团等在内,其基本是以战略投资者的身份进入,并试图借此实现与原有业务的协同,实现主营业务转型。星河集团副董事长、总裁姚惠琼此前就曾表示,经过研究发现,作为经济主动脉,最安全的配置就是金融,该公司也将从地产向金融投资平台转型。


在2015年年报中,TCL集团也明确表示,其组建TCL金融控股集团,立足产业金融协同优势,建立面向产业链合作伙伴和个人用户的金融服务平台,在支持产业发展的同时,拓展金融业务空间。


“发展到今天,很多潮汕企业已经走到了第三个阶段,必须要实现转型,那么未来的方向就是金融。”一位任职于潮汕背景企业的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很多潮汕人的第一桶金,来自于上世纪80年代的电子加工产业,随着这一产业走向衰落,潮汕人意识到房地产业的机会,于是有了今天的众多潮汕籍房企。而随着房地产黄金年代的结束,金融业又为它们提供了新的机会。


上述任职于潮汕企业的人士认为,金融的最大魅力就是杠杆。从国外来看,一百多年前的房地产公司,现在都转型为金融集团,潮汕人对资本的嗅觉非常敏感,而且善于、敢于使用杠杆,这是其大量进入金融业,并将其作为转型方向的一大原因。


对金融业的布局,显然对这些潮汕企业助益不小。今年3月,TCL集团公告称,计划与上海银行开展金融服务合作,由上海银行为其提供存贷款、融资、同业拆借、票据转贴现等一系列服务,预计2016年可产生收入2.2亿元,产生支出合计2.02亿元,预计未来由此产生的收入将以每年环比30%的速度增长。


此外,2015年年报显示,TCL金融控股集团通过财务公司、保理公司、小贷公司、支付公司等,全年资金结算金额达到3.1万亿元,同比增长55%。当年,其金控集团实现净利润6.7亿元,创投与投资业务实现净利润4.42亿元。


康美药业入股广发基金,亦从中获得超额收益。据2015年年报披露,其所持广发基金股权账面价值达到3.97亿元,升值达5倍以上。2014年、2015年,其营业利润分别达到7.48亿元、10.81亿元,净利润则分别达到5.85亿元、7.97亿元。按照持股比例,康美药业亦可从中分享7400万元、7900万元的投资收益。


信宏资产入股广发证券,属于财务投资,通过锁定期满后减持,同样获利不菲。在2015年三季报中,信宏资产已经从广发证券前十大股东中消失,而在此期间,广发证券股价平均在17元左右,如果此时全部减持,仍可获得30%的投资收益。而据媒体报道,信宏实业最初受让广发证券的价格仅为2元/股。如果按目前股价计算,信宏实业的投资收益高达数倍。


更为重要的是,通过入股绑定,康美药业获得了极大的融资便利。公开信息显示,除去股改,康美药业2006年、2007年、2011年、2016年等多次公开增发、定增,并在2008年、2011等年份发行债券融资,而保荐机构无一例外都是广发证券。(第一财经日报)


Copyright © 瑞穗中国理财投资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