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平:首度解密社保基金的投资基因 | 名师观点

清华五道口金融EMBA 2018-10-10 07:30:01

自2001年,社保基金以795.26亿元财政拨款启航,16年间年化投资收益率达到8.37%,累计投资收益8227亿元,到2016年社保基金管理资产总额逾2万亿。近日,清华五道口全球资产管理项目授课教授李克平接受了中国基金报的独家专访,首度讲述了他在社保基金的11年往事。


扫码了解全球资管课程


这位历任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党组成员、副理事长,中投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首席投资官的金融专家,将在2018年3月30日开课的全球资管二期班上,做开班首讲。



李克平为全球资产管理首期班授课


关键词:

李克平  大资管时代  社保基金


约4000字

推荐阅读时间:12分钟


自称是“社保理事会的第一个兵”的李克平,参与了社保理事会的筹建,一手组建了社保基金理事会的投资团队。他带领其团队,作了大量的开创性工作,从无到有,建立社保基金的一整套投资体系,并在10多年的投资实践中,逐步形成了适合中国市场的投资理念,尤其是其带领团队独创的社保基金的资产配置理念,更是以出色的投资业绩丰富了大型机构投资者的投资管理方法,得到了广泛称赞。


在基金业成立20年之际,李克平接受了中国基金报记者的独家专访。他相当认真,因为担心在回忆的时候难免会修改或美化过去,他查阅了早期的工作笔记。在长达5个多小时的采访中,李克平首度对媒体讲述了他在社保基金的11年往事:


从社保理事会筹办到成立三年仅只有38人,到几个官员带领一帮学生建立社保基金投资体系;


从社保理事会在山沟沟里进行的神秘选秀,到透明化的投后管理;


从2005年上证指数1000点附近加仓,到2007年5400点开始减仓;


从A股的庄股文化到基金行业的重大缺陷;


从价值投资到配置管理……


李克平讲述他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不遮不掩,真诚坦率,不矜不伐,专业严谨,有大量的精彩故事是首度公开,更有对中国资本市场的深刻理解和投资管理的真知灼见。


以下是专访实录:


首任理事长刘仲藜挑的

“第一个兵”


中国基金报记者:据说,你是社保基金理事会的第一个兵?


李克平:根据中央决定,国家体改办主任刘仲藜出任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第一任理事长。2000年8月,他找我谈话让我加入即将成立的社保基金。


第一任理事长刘仲藜顶住了压力,保证社保首次选透公平公正和专业化


我是他的下属,当时在国家体改办宏观司任副司长。坦率讲,一开始我并不愿意去。我很喜欢研究工作,更喜欢留在宏观司做宏观经济政策和体制改革的研究。


后来,领导给我透露了一个信息:2001年政府机构将会有很大调整,体改委将并入国家计委,成立发改委。这个消息让我改变了主意。在体改办做政策研究,是我喜欢的工作,但我不喜欢也觉得自己不适合做行政工作。


于是,我就成了社保基金理事会的第一个兵,参与筹建。


成立三年,管理1325 亿

全部人员才38人


中国基金报记者:社保基金理事会作为国务院下属事业单位,在早期怎么定位?


李克平:社保基金理事会成立时,朱镕基总理就和刘仲藜理事长达成共识,要把社保基金办成一个全新型的机构,而不是传统的政府机关。社保基金理事会有一个很特殊的起点,就是去官僚化的方向和定位,这对理事会相当一段时间的发展起了很大的作用。

 

为了尽量简化机构,成立之初,理事会的编制是50个人。到2003年理事会成立三年,刘仲藜退休时,理事会全部人员也只有38人。


一个官员,带领一帮学生

干了一件大事


中国基金报记者:你们当时的投资团队主要是应届毕业生?


李克平:是的,我们团队绝大多数都是刚毕业的研究生。这并不是我们不想招业内有经验的,而是比较困难。一方面,理事会是新机构,大家缺乏了解。另外一方面,与证券行业相比,理事会的工作人员待遇太低。尽管当时朱镕基总理提出,理事会要在薪酬激励机制作些安排,招聘高素质的人才。我们也做了一些努力和尝试,但不可能改变理事会是国务院直属事业单位的大背景。


我们这支投资团队几乎全是研究生,没有任何历史包袱,几乎是一张白纸,可以画全新的蓝图。他们良好的素质、学习能力、创新能力和敬业精神远远超出我的预期,他们的战斗力也非常强。我觉得非常幸运。



那些年的日子,大家都觉得挺值得留恋的,虽然条件差、业内挖角的很多,我们前十年人员还很稳定。

  

中国基金报记者:也就是说,你一个官员,带领一帮学生,建立起了社保基金的投资框架和各种法规。


李克平:说我是官员也可以,我自己不愿意把我当官员,第一我对标准的官员风格不喜欢,第二我进入体制也是因为喜欢宏观经济和体制改革政策的研究,我更偏向于研究提建议。


2001年,我们投资团队的核心工作是学习借鉴业内特别是国际养老金投资管理经验,建立自己的投资管理模式,边学边干。


业内相当强烈地认为

社保的调查问卷过于西化


中国基金报记者:有哪些印象比较深的境外机构?


李克平:国外机构总体上都很友好,他们希望通过真诚地交流,增进彼此的了解,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当时对我们帮助比较大的有道富银行、加州公务员退休基金(Calpers)、施罗德集团,INVESCO, 还有后来被JP摩根收购的富林明等等。


富林明在台湾地区有丰富的经验。台湾地区的经验跟我们更贴近,好理解容易借鉴。台湾地区给我们提供的管理人调查问卷等资料都是中文竖排的版式,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台湾地区的经验很多来自于教训,国内当时的二级市场很不规范,台湾地区的证券机构也存在很多问题。富林明还给我们介绍了台湾的四大基金,包括退抚养老金。因为当时台湾方面对与内地的接触还有限制,我们与退抚基金进行了不公开的接触,她的“总设计师”给我们介绍了退抚基金在投资设计中的经验教训,包括救市的问题、如何选择管理人等等。


中国基金报记者:跟国内机构的沟通情况呢?


李克平:国内机构提供的帮助更具体。比如社保基金投资产品的设计怎样才更符合国内市场的特点,业内就给了我们不少启发和帮助,让我们更好的理解什么是可能的什么是不可能操作的。



中国基金报记者:对投资管理人的调查问卷主要包括什么内容?


李克平:我们在研究借鉴的过程中,逐渐形成了对公募基金业影响比较大的、对投资管理人的调查问卷,这是我们与业内互动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和载体。


在怀柔的山沟沟里

社保首次选秀


中国基金报记者:2002年,社保基金理事会第一次选秀。当时的评委是怎么组成的?


李克平:早期,社保基金的投资范围非常有限,在《社保基金投资管理暂行办法》中规定社保基金可以投资债券与股票。债券可以由社保基金自己投资,股票则需委托专业机构进行投资。


2002年10月,我们开始启动第一批管理人的评选。由于《社保基金投资暂行管理办法》对管理人资格有各种要求,所以只有“老十家”基金公司参选。其他类型的投资机构和成立年限短的基金公司也没有资格参选。


按照《社保基金投资暂行管理办法》,社保基金要成立专家评审委员会来选聘管理人。


社保纯股票组合

几乎都在前25%


中国基金报记者:2003年6月6日,社保基金理事会委托公募基金公司的十二只产品?正式开始运作,当时的重点和难点是什么?


李克平:在理念上,我们主张价值投资、长期投资、责任投资,客观上讲,当时对这个口号的理解并不是很充分,我们对投资理念的理解是一个不断深化、体会感悟的过程。


对一个大型机构投资者来讲,价值投资和通常单一组合的价值投资风格不是一个概念,我们要减少投机套利、避免短期炒作,更关注长期的价值基础,更关注基于企业基本面的利润和绩效的变化,更关注公司价值的变化。


跌破千点,加仓?加仓!

 

中国基金报记者:有社保组合经理感叹,社保基金理事会是“神操作”,左侧逆向操作非常成功。2005年股市极度低迷,在1000点附近你们增加了股票配置,能讲讲当时的情况吗?


李克平:2005年,社保基金已经选了第二批管理人,股票管理人有十二家。从产品的构建上,具备了可以在股票市场上有更大规模操作的能力。另外,社保基金成立之后逐年增长,从资金规模、产品的架构与设计,都具备了更大规模的管理能力,股权配置还有很大的空间,从长期来说,股票的回报更高。


在股市一片乐观中

开始减仓


中国基金报记者: 2007年,在股市一片乐观情绪中,你们却开始减仓,为什么?


李克平: 2007年,我调任理事会秘书长,后任副理事长,当时主要在党校学习。刘昌林是当时的投资部主任,在一线工作。


2007年上半年,市场疯狂上涨。刘昌林与投资团队对市场风险有比较清醒的认识,“五一”前后,刘昌林就跟我商量过减仓。


随着市场越来越疯狂,8000点甚至10000点的呼声都很高,我们投资团队到各机构调研,得出的结论是,看多的基本上都没有扎实依据道理,都是一种情绪。


当时整个市场的市盈率已经很高,这种非常高估的状态能持续多久,均值回归什么时候开始出现?当然会有人说,牛市最后阶段的收益很高,不要放弃,但理事会是养老金的管理者,是审慎的长期投资者,不追求太高风险博来的收益,不能那么贪婪,不能追求买到最低点卖到最高点,实际上也没有人事先能够预知所谓最高最低点。我们只拿有比较大把握的收益,这是我们一个基本的共识。


年化15%的超额收益

惊呆了国际同行


中国基金报记者:你管理社保基金11年,有哪些经验可以分享?


李克平:2010年,我在瑞士参加国际养老金论坛,这是一个50人规模的纯内部会员制的研讨会。我与美国一家著名养老基金机构的CEO做主题发言,他的题目是买入并持有(BUY AND HOLD),主旨是说用这种策略去应对金融危机。我的题目是:在高波动的市场环境下如何通过动态调整战胜市场。


我俩讲的是完全相反的两种投资策略,这是西方和中国养老金管理两个极端的方向。


我拿出了社保基金2003年6月委托公募基金管理的12个纯股票组合的数据,超额收益年化15%。


他们听完的反应都是“啊,怎么可能?会不会说错了?15%是超额收益还是全部收益?”


我回答说是超额收益。


观点:

公募基金为什么缺少成为百年老店的基因?



中国基金报记者:今年是基业行业成立20年,你如何看待基金行业的发展?


李克平:从公募基金设立开始,监管部门就投入了很大的精力,相关法律法规不断完善,在20年发展历程中即使出现一些问题,基金业整体也能够不断规范发展,透明的制度与从严的监管是关键,相关法律法规的不断建设和规范对基金业的发展至关重要。


现在,公募基金业依然是大资管业中最规范的一个子行业。但我始终觉得有些遗憾的是,公募基金在治理结构上存在重大缺陷。


来源:“中国基金报“ 微信公众号

编辑:PANDA

两会”专题


投稿及互动

1、公众号后台直接回复

2、或加微信65718230

3、或发邮件到tangxl@pbcsf.tsinghua.edu.cn

清华五道口金融EMBA

倾听“一行三会”为代表的

主流金融权威观点

微信号:wdkemba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在线报名

↓↓↓

Copyright © 瑞穗中国理财投资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