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经理的座驾和基金投资风险之间的关系

私募工场 2018-10-20 11:05:29

私募工场,私募FOF基地


关于私募工场(ID:simugongchang)



作者:量化24小时;来源:量化24小时

编辑:私募工场,转载请联系客服,了解转载方式



如果一定要贴标签的话。。。。。。





以上是两位基金经理。你的钱会投给谁呢?


这是一个严肃的学术问题,有不少学者研究了sensation seeking和投资风格之间的关系。今天,我们带来的这篇文章深度挖掘基金经理的座驾和基金投资风险之间的关系


先上结论:

偏好运动型的、大功率的、拉风的汽车的基金经理,更有倾向承担更高的投资风险,却并没有得到更高的回报作为补偿。不仅投资风险较高,这类基金经理的运营风险也较高,表现在基金有更大的可能性关闭。


所以,大佬们下次出门开豪车的时候留意着点儿,见着投资人绕道走。



这个一本正经的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呢?⬇⬇⬇


在这篇名为<Sensation Seeking, Sports Cars, and Hedge Funds>的论文中,作者引入描述Sensation Seeking的变量,通过线性回归模型,加入控制变量,找到汽车类型与基金风险之间的相关性。


数据


研究样本一共有48,778支对冲基金,其中28,290支是还活着的,剩余的20,488支对冲基金已经结业了。基金经理座驾的信息主要来源于vin.place,以及Autocheck。最终,研究者们找到的数据包括1,144名基金经理以及对应着1,774台汽车。


变量


被解释变量:

论文层层递进,先后建立了几个模型,涉及的被解释变量有基金的投资风险(过去24个月里基金回报的标准差)、夏普比率(Sharp Ratio)、运营风险(用虚拟变量表示,结业为1,还存活为0)。


解释变量:

解释变量有两类,分别是Prosensation(寻求刺激)和Antisensation (不追求刺激)。






如上图,Prosensation 和 Antisensation 分别用了三个变量来描述。追求刺激的车主通常会衡量汽车是否是运动型、马力和扭力的大小;而追求实用性的车主通常衡量的是汽车的实用性、空间和安全性。


这两类解释变量并不是同时出现在一个回归方程中,而是分开为两个方程,分别回归。


控制变量:

作者对控制变量的选取参考了 Fung and Hsieh (2004) seven-factor model。具体有哪些控制变量,会在下文介绍模型时提到。


模型




文章的基本模型是以上两个。可以看到,两个模型基本一样,只是贝塔1的变量一个是Prosensation,一个是Antisensation。余下的控制变量分别是:



MGTFEE 是基金管理费 (fund management fee)

PERFFEE 是基金表现费 ( fund performance fee )

HWM 是高水位线指标 (high-water mark indicator)

LOCKUP 是基金的锁定期 ( lock-up period )

LEVERAGE 是基金的杠杆倍数 ( fund leverage indicator )

REDEMPTION 是基金的赎回期 ( redemption period )

log(FUNDSIZE) 是管理规模的对数

STRATEGYDUM 是基金的投资策略,为虚拟变量

YEARDUM 是年份,为虚拟变量



回归结果


下图只截取了部分结果,显示了解释变量和投资风险之间的相关系数。





? 上图是Prosensation的三个变量的回归系数





? 上图是Antisensation的三个变量的回归系数


统计结果表明,在1%的置信水平下,投资风险与基金经理追求刺激型的汽车显著正相关;与追求经济适用型汽车的选择显著负相关。


不仅如此,作者还进一步研究了基金的运营风险与基金经理座驾选择上的相关性。用Termination这个虚拟变量作为运营风险的描述,结果与上面的相似,追求刺激型汽车的基金经理往往有更大的可能性在冲动之下关闭基金。


解释


以上结论在现实意义中要如何解释呢?


从交易行为的角度上来看,或许那些追求刺激型汽车的基金经理更渴望体验更丰富的、更有层次的经历,不论是生活上还是投资上都是这样。欲望和野性让他们更愿意做出冒险的举动。



还是说,这些基金经理是过度自信呢?作者尝试在Overconfidence 与sensation seeking 二者之间建立联系,但是overconfidence这个变量难以衡量。曾经有研究者用交易频率来表述overconfidence,但是并不严密。


另一种可能的解释是,并不是爱冒风险的基金经理更爱拉风的汽车,而是他们开了拉风的汽车之后变得更爱冒风险。作者稍稍调整了一下模型 -- 只用购买汽车之前的基金数据,发现相关性依然显著,所以这个解释并不完备 。


可以用基金经理的社会地位和财富来解释吗?实际上,从汽车的样本数据来看,汽车的马力(power)、扭力(torque)与价格是正相关的。那么购买大马力大扭力的汽车的基金经理很可能是有更高社会地位的那群人。曾经的调查发现,驾驶豪车的人在十字路口遇到红灯时有更大的可能闯过去而不让行人通过。作者认为,这种贪婪也会表现在投资行为上,贪婪驱使他们做出更冒险的投资举动。【完】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全国私募分布

Copyright © 瑞穗中国理财投资交流群@2017